史湘云
设本页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jmlmmy.com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
 

史湘云

  曹立波


  金陵十二钗正册中除了贾家的五位小姐、三位媳妇,还有四位宾客,史湘云和妙玉是辉映钗黛的两个宾客。这两个女子在金陵十二正钗中居于前六位,史湘云第五、妙玉第六。在她们前面的四位女子是婚恋故事的核心人物宝钗、黛玉,以及贾府的两个贵为妃子的小姐元春、探春。而史湘云和妙玉高踞贾府的三位媳妇和另外三位小姐之前,作为宾客排得这样靠前,甚至超过女管家王熙凤,可见这两个人物形象的分量。其实她们的重要性,很大一部分来自作者对宝玉婚恋故事的艺术构思。因为与宝玉的藕断丝连,史湘云和妙玉的戏份得以提升。作为年轻貌美的女子,小说中写史湘云的时候选用了以一种花卉为背景——芍药花,湘云可谓“有情芍药含春泪”;写妙玉的时候选用的花卉背景是——红梅花,妙玉可谓“暗香浮动月黄昏”。两个女性的悲剧之美在此我们可以领略一二了。


  史湘云


  史湘云长的什么样?小说没有正面具体描绘。但我们却能感觉到她是一位美丽、活泼的女孩。第二十一回曾从侧面写了湘云的睡态:“那史湘云却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这是宝玉去给她盖被子所看到的情态,我们容易联想到温庭筠《菩萨蛮》中“鬓云欲度香腮雪”的词句,这里作者以睡态来写湘云的美貌。史湘云的优点作者没有强调,在她刚出场反而突出写她“咬舌”的毛病,黛玉笑话她:“偏是咬舌子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出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偏偏咬在“二”和“爱”的音差上,湘云的娇憨可爱跃然纸上。


  宝玉梳头:两小无猜的往事


  小说交代,史湘云似乎和林黛玉一样也是从小和宝玉一起长大,但是没有从正面写她何时与宝玉初见,而是到了后来用补叙的方式写的。《红楼梦》中史湘云第一次出场已经到了第二十回。小说写到“史大姑娘来了”,标志着史湘云的正式出场。她一出现便笑语不断,因为“咬舌”,还引出了黛玉的“谑娇音”。面对黛玉揭露自己的毛病,湘云没有生气,却用“咬舌的林姐夫”的笑语相对:


  史湘云道:“他再不放人一点儿,专挑人的不好。你自己便比世人好,也不犯着见一个打趣一个。指出一个人来,你敢挑他,我就伏你。”黛玉忙问是谁。湘云道:“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就算你是好的。我算不如你,他怎么不及你呢。”黛玉听了,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他!我那里敢挑他呢。”宝玉不等说完,忙用话岔开。湘云笑道:“这一辈子我自然比不上你。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厄’去。阿弥陀佛,那才现在我眼里!”说的众人一笑,湘云忙回身跑了。


  湘云的乐观、豪爽,甚至“咬舌”的毛病都显得十分可爱。史湘云来贾府,小说没有特意安排她的初来乍到。也许因为她是贾府的常客,所以,直到大观园建成她才出现,而且也没给她分配居所,她住在黛玉处。但是她和宝玉的关系却十分密切,作者到了二十一回才补出,补叙了宝玉和湘云儿时两小无猜的情景:


  黛玉起来叫醒湘云,二人都穿了衣服。宝玉复又进来,坐在镜台旁边,只见紫鹃、雪雁进来伏侍梳洗。湘云洗了面,翠缕便拿残水要泼,宝玉道:“站着,我趁势洗了就完了,省得又过去费事。”说着便走过来,弯腰洗了两把。紫鹃递过香皂去,宝玉道:“这盆里的就不少,不用搓了。”再洗了两把,便要手巾。翠缕道:“还是这个毛病儿,多早晚才改。”宝玉也不理,忙忙的要过青盐擦了牙,漱了口,完毕,见湘云已梳完了头,便走过来笑道:“好妹妹,替我梳上头罢。”湘云道:“这可不能了。”宝玉笑道:“好妹妹,你先时怎么替我梳了呢?”……(宝玉)不觉又顺手拈了胭脂,意欲要往口边送,因又怕史湘云说。正犹豫间,湘云果在身后看见,一手掠着辫子,便伸手来“拍”的一下,从手中将胭脂打落,说道:“这不长进的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过!”

  从宝玉的“你先时怎么替我梳了呢?”到湘云和她的丫鬟翠缕都用“多早晚才改”来指责宝玉的老毛病,读者不难想见他们之间青梅竹马的关系。从洗脸、梳头、吃胭脂等细节的补叙可见,宝玉和湘云从前是相当了解的。


  鹿肉醉酒:名士风流的寄托


  《红楼梦》中曹雪芹塑造薛宝钗和林黛玉的形象时,似乎分别融入了儒家和道家的因素。宝钗的形象,端庄儒雅,像一位圣人般的女子;而黛玉形象,道骨仙风,像一位仙人般的女子,即“绛珠仙子”。而史湘云的形象则体现了儒道兼综的玄学思想,曹雪芹借史湘云塑造了一位风流名士。


  首先在吃鹿肉的情节中体现了湘云的名士风流。第四十九回在“琉璃世界白雪红梅”的背景下,作者描绘了“脂粉香娃割腥啖膻”的场景:


  湘云一面吃,一面说道:“我吃这个方爱吃酒,吃了酒才有诗。若不是这鹿肉,今儿断不能作诗。”


  黛玉笑道:“那里找这一群花子去!罢了,罢了,今日芦雪广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广一大哭!”湘云冷笑道:“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


  “是真名士自风流”,可谓湘云的写照。略早于《红楼梦》的《儒林外史》中也写了对假名士的讽刺和憎恶。古代的名士,指已知名而不求做官的知识分子。但是,也有些人通过“扬名”而博得声望,反成了做官的阶梯和捷径,这些“纯盗虚名”的假名士,是令人深恶痛绝的。湘云在这里讽刺假正经,也表现了作者的对真名士、对名士风流的追慕。


  湘云醉眠芍药(左衣旁,右因)的场景,有贵妃醉酒的美貌,更有刘伶醉酒的魏晋风度。作为水做的骨肉,史湘云的表现形式是酒。《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正文中,围绕怡红公子宝玉的寿辰,叙写了大观园中众女子与宝玉共度寿宴的欢乐场景,并详细描述了“憨湘云醉眠芍药(左衣旁,右因)”的细节。 “芍药(左衣旁,右因)”,就是以芍药的落花当坐垫。《开元天宝遗事》记载:


  学士许慎选,放旷不拘小节,多与亲友结宴于花圃中,未尝具帷幄,设坐具,使童仆辈聚落花铺于坐下。慎选曰:“吾自有花 ,何消坐具?”


  坐在芍药花堆成的褥垫上畅饮足见其名士风采了,更何况《红楼梦》让一红粉女郎醉眠其上。山石僻处、芍药花飞、红香散乱、蜂蝶闹嚷的景象,衬托出湘云酣醉的神态。与葬花的黛玉、扑蝶的宝钗相比,面对着花落蝶飞而不牵动春恨秋忧的人,的确多了一层智慧与逍遥。嘉庆年间的东观阁本批语在赞叹“天仙幻境”的同时,也指出湘云“实在豪爽,闺阁中另是一流”。此回写湘云醉眠,表现了她的竹林名士风采。


  史湘云醉境中还说着酒令:“泉香而酒冽”、“直饮到梅梢月上”,联系她那“是真名士自风流”的豪言,自然能让人联想到魏晋风度,联想到以醉酒著称的阮籍。潇洒的魏晋风度很大一部分成就于酒意醉态。阮籍的深度在于痛苦追求、“穷途而哭”之后,他踩出了一条新路——既不完全出世,又不彻底入世,他把儒道兼综的玄学思想溶在酒里,人境与虚无之境的矛盾完全靠酒来调和。这就是醉态背后魏晋风度的深刻意蕴。




 

 

 

相关人物

高鹗  曹寅  慈禧太后  福康安  费扬古  费英东  冯子材  黄宗汉  黄遵宪  康熙  康有为  林旭  吴敬梓  吴三桂  袁枚  袁崇焕  蒲松龄  颇罗鼐  钱大昕  乾隆  阮元  荣禄

相关文章

红楼丫头香菱的不识时务   红楼梦中最金贵的小药丸   王蒙评点《红楼梦》诸公案,刘心武"挨骂"有因   用尽心思终枉然的袭人    黛玉何以越大越不像话   香菱学诗分析   《红楼梦》讲稿   《红楼梦》人物分析   《红楼梦》描绘了一个生动的因缘故事   《红楼梦》里的爱情故事   曹雪芹的创作思想   林黛玉——神性为挣脱奴性的裂变   王熙凤与她的服饰   《香菱学诗》赏析   曹雪芹帮穷人做风筝的故事   宝玉挨打,小中见大   千红一哭 万艳同悲[《红楼梦》悲剧群像]   《林黛玉的秋窗风雨夕》赏析   曹雪芹与《红楼梦》   曹雪芹小传   曹雪芹生平介绍   《红楼梦》确定重拍 演员全球海选(图)   《红楼梦》的叙述艺术   曹雪芹的“文化冲突”    贾母对宝玉婚姻的态度    红楼奇士柳湘莲 武侠与儒、道、禅结合的典型   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简介   红楼梦自杀大全   红楼梦断——比较薛宝钗和林黛玉   <<红楼梦>>版本简介   机关算尽的王熙凤   菩萨心肠的----王夫人   谈晴雯   潇洒的薛蟠   正经人贾政   曹雪芹简介    宝玉的不合时宜    宝玉的容貌和气质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闲谈林黛玉   有情人难成眷属   “薛宝钗”这个名字   宝钗为什么进京   宝钗金锁的来历   宝钗的才华和学识   宝钗的“冷”与“无情”    脂粉堆里的英雄——王熙凤   秦可卿出身之谜   秦氏与可卿仙子是否同一个人?   贾宝玉和秦可卿是什么关系   “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之谜   是是非非话可卿   红楼二尤   刘姥姥   贾母   史湘云   妙玉   贾元春——唯一的宫中女子   “二木头”——贾迎春   “玫瑰花”——贾探春   公安识别系统现宝黛真容 为选秀提供坐标(图)    曹雪芹(1715~1763)   《红楼梦》人物大全

世界人物介绍,著名人物资料,企业家、名星、伟人、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个人资料

设本页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联系站长 | 按拼音检索人物 |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 自助友情链接 | 新站登录 |下载本站

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用户登录